今天去系辦繳交文件,好多人也來申請獎學金阿,現在獎學金大多都有家境不佳優先補助的條件,真希望可以好好執行,把資源留給真正有需要的人,而不是只看成績。沒有資源的人,又要他成績好才可以申請,只會使得社會愈加極端。想到這,就覺未來有能力時,一定要籌辦個清寒獎學金,不用成績一定要幾分,普普通通也行。

 

或者是認養幾個家境跟我一樣的學子,只要能將促進社會底層循環、讓環境更好的理念傳承下去,願意一個幫一個,那麼我認為這麼做就值得了。想到未來要做什麼就覺得打結,其實受到家庭觀念影響的我們,都被鼓勵錢多、事少、低壓的offer,但是流汗的工作沒人要做,這個社會又會是什麼模樣呢?蠻喜歡踏實工作的我,雖然知道怎麼走、怎麼交陪才能有效率的掙飯吃,可就是不想這樣。但如果大家都只想著如此,那麼又有誰來種稻餵飽大家呢?雖然現實是認真的工作態度,卻不一定會有機會,但態度不用很認真,只要加上投緣和關係,機會就跑出來了。這種邏輯我一直不是很懂,但社會好像就是這麼運作的。不努力就不會有飯吃,但努力好像也不一定有飯吃,無奈之際,想想能夠一路念書上來的我們,好像也是踩著別人的資源往上爬,卻鮮少回頭去看看被我們榨乾的那些年輕的夢、被妥協的夢想。到頭來也沒什麼好欽羨他人的,本來大家的起跑點都不一樣,印象值也都不同,將來有能力可以改變、回饋社會,或許可以將下一代個賽道的起點,畫的近一些。

一年的時間咻一下不見了,不是自己太慢、時間太快,而是當同年代的人都各自邁向新的階段,才意識到自己原來也要踏向不知道的遠方。懷念那夜裡不住跳動的焰舌,寧靜的星空裡只有我們的呼吸聲,封個一年再復出,也不知道大家都在哪了。工作為了維持生活,而生活又是為了什麼,答案好像不是每個人都一樣。只要確定心仍在流浪,那好像也足夠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深刻的日子

柴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