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9073_303359513055186_100001434199360_867527_874604740_n.jpg  

恐水廷當時驚嚇過度,以至於沒有發現布蕭丸溪的秀麗。

(感謝小花唯豪學長的照片)

D7

4:30作鵬就起床煮早餐了,大家一起來先關心仲甫的傷勢

話說初嚮仲甫被虎頭蜂叮,這次又起水泡,老天爺也太捉弄人了吧......

5:00我竟然迅速的鑽出睡袋,看來限水+濃濃的緊急情況讓我的身體也提高了警戒。

果然出睡袋要一氣呵成!

5:30打包

一路上接古道,快樂的上稜、下稜,又要快樂的上稜......orz

身心俱疲。耍懶

11:00吃午餐

唯豪作鵬佾賢去探路

11:25回來  我也順便睡個午覺,陽光和煦,山風微暖,好天氣,不睡嗎?

424786_3353072033941_1483123924_3256219_409051432_n.jpg  

溫豬傑安出發探路,約定12:30前回來,我繼續休息中XD

12:45 GO!

途中傑安撿到鹿角!

我是走中間第4、5個吧,當時大家一路下切溪溝,切切切~飛機場的航班始終沒停過

也架了兩次繩,但依舊起飛了~

看到莫很溪時,心情是雀躍的,但斷崖是兇殘的。一夥人走得很幹,大家心情也不太好。

我走著走著,X的!為什麼前面停了下來?讓我在崩壁上進退兩難......只好找個好休的腳點卡著。

哲志走在我後面,也是感覺蠻不高興的 囧 「映廷,你可以繼續前進嗎?」

「......」心想,大家都停下來了,你就自己找個地方休吧!當時被這樣問到其實有點......

我自己也沒好過到哪裡去啊,要是前進,那在我前面的人要站哪裡= =

佾賢在後面喊著要不要架繩把大背送下去,再輕裝下去,當時脾氣也是不太好,畢竟走了一天,

看到在眼前的溪床卻下不去,怎一個幹字了得?

問題是不確定下面是峽谷還是平坦的溪床,有風險。唯豪他們說不用,而佾賢則是想趕快下溪。

後面一堆人就卡在那邊,讓先鋒隊很怒。「媽的!後面的到底在幹什麼!」

大家要前進不前進的,要後退不後退。看了看大家,都不想動,我想,就選擇相信前面的判斷吧!不前進能幹什麼?!

於是我就衝了,自然而然下溪,下切到有一芒草堆的地方,鑽出去,莫很溪到了......。

5:50大家才下到莫很溪

426368_362985647052642_100000236289934_1354979_294633452_n.jpg  

佾賢也在下切時跌倒,口氣也不太好......「你不要再走動了啦!」仲甫也默默的走入外帳中......

大家都明白。其實當時就應該講開的,才不會有心結......

晚餐吃關廟麵,但飢餓的胃臟對於Round 2的麵量仍然無動於衷。

還是早點睡好了,烤乾不爽濕漉的心情,試著將它晾起來風乾。

D8

災難的一天。

在睡袋中慵懶的蠕動,心中滴咕著不想去莫很~

大家都說莫很溪到膝蓋而已,很簡單、很簡單,不去會後悔,不要變成山社的傳說啊!

我在大家的說服下,去了。結果論證明,我去了我後悔了。

我知道,這輩子可能不會再有什麼機會去莫很泡溫泉了,但是我不知道我的生命差點葬送在那溪中。

帶了簡單的OREO、一包草莓麻糬、雨衣,很簡單的用大D+扁帶繫著,GO。

走著走著,我知道我臉上的笑容不見了,眼前所看到的是一個比一個難的地形與水勢,心中努力的催眠自己「莫很溫泉,就在眼前」

而事與願違,走到一個深潭前,嗯。我幹他媽的絕對過不去。我當時是這樣想的。

反正佾賢、大頭、嘉豪在後面,我大可以撤退,回去營地吃著下午茶。

那個深潭很深,對我這個旱鴨子來說,很深。我知道我的腳碰不到底,水紋看似平靜

但巨大的流力仍不容小覷。一個一個都過去了,只剩下說下嚮導服無助的我。「過來啊,水很淺!」

看著不會游泳的蕙蘭學姐都過去了,心想跟她身高差不多,又有溫豬這個專業的救生員,應該......應該

應該會過得去,吧?

下巴被動的被拖著,眼睛是朝著天空的,灰濛濛的。視線兩旁的的水不斷淹過我的臉頰。

咦?為什麼眼角旁的水位越來越高啊?我伸長了脖子,企圖爭取越來越小的呼吸面積,腦中浮現了侯文詠他用筆觸描述的溺水畫面。

我眼睛拚命的睜大,想看看那最後的一片世界,我想見我媽一面,一面就好,我知道我距離范謝將軍只有一步之遙。

腳賣力的踢著,雙手無奈的揮動,我快沒氣了,腦漿好重好重,我想要氧氣。我吸了一口,情況似乎不樂觀,是水。

我期待我吸的第二口,能像侯文詠描述的一樣是氧氣,可惜,我沒他那麼幸運,是水。

我快死了,真的會死。腦子閃過了好多畫面,但我唯一見不到的是天堂,打開眼睛,是模糊的。

閉氣,實際上我已經進水了,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張開眼睛,畢竟,我聽不到聲音,咕嚕咕嚕......。

 

我溺水了。

 

身體感覺到被拖上岸的感覺,我死了嗎?

打開眼皮,看到作鵬在動,吸了一口氣,一點都不鮮美,伴隨而來的是一陣欲裂的頭痛......

我的手在抖,停不下來,身體無法打直,只能不斷的流鼻涕和水

我已經無法分辨那到底是水還是眼淚了!或許,都有吧

頭好痛,身平第一次痛到想揍人,早知道我就和傑安去釣苦花,和仲甫吃維力炸醬麵,明明是休息天,我為什麼要來這裡受罪!

「你們先走吧,我等等就來」我沒有想到我的ㄧ句話,竟然真的沒有人留下來,大家都心繫著莫很溫泉

坦白講,我很沮喪,失望。

(我知道不能怪大家,他們也快失溫了,而且是我自己太弱。)

我好冷,我已經失溫了,止不住顫抖,期望後面的人能來幫幫我。3分鐘後,我看到後面的人了

哪怕是一句安慰鼓勵也好,至少可以給我一點什麼吧

嘉豪游了過來,輕鬆寫意,換大頭。

 

大頭溺水了。

 

身體被水流推到一個岩壁下的凹槽,大頭拚命的拍打水面,嗯

覺得用力一點應該遊的過來。30秒過去了,還在努力的拍水;45秒過去了,不對怎麼還在拍水

60秒,幹!還在拍水!我呆滯了幾秒,我才知道又有一個人溺水了......狂抖的身體想抽出扁帶拋給大頭

就在此時嘉豪挺身而出,將備用眼鏡當作寄品獻給河神,換來一條寶貴的人命!

此行沒有嘉豪,我實在不曉得會發生什麼悲劇。或許他看起來喜憨喜憨的,但是我必須承認他是在危急時幫助我們的救星。

這屆的新科嚮導,最強最實用的我必須承認是他m(_ _)m

謝謝T^T

佾賢則抱著漂流木過來。

我可以說是邊走邊流鼻涕,應該也是邊走邊哭

第一次領教到死亡,第一次那麼接近死亡。

烤營火的當晚,大家也是嘻嘻笑笑,你們可以笑,但是這種態度或許等到山難發生就不適用了。

我並沒有嚇到,而是為自己做的行為感到後悔。自己高估了自己的能力,對自己,對水都不那麼了解

還要逼迫著自己去實踐,而傷害了自己讓家人擔心,我恨透了當時的自己。

泡莫很溫泉時,腦中想的是如何度過那個深潭,再一次瀕臨絕境。

水溫克制不了我的空洞,輕的難以承受。

407537_362981290386411_100000236289934_1354950_2068098083_n.jpg  

423740_362984287052778_100000236289934_1354970_1065555034_n.jpg  

425979_362983570386183_100000236289934_1354963_1276934796_n.jpg  

附近的水是長這樣的,令人驚奇的是,在這樣的水溫中,依然有生命的存在。

395554_362983317052875_100000236289934_1354962_331902475_n.jpg  

 晚餐,我講不出一句話來。

D9

7:50 GO!

9:00莫很駐在所,有娘炮路條,以前的通信設備殘骸。

9:57下到布蕭丸溪了,換溯溪鞋,這是最後一天溯溪了。

10:25看到台電工寮

11:15休息吃午餐,溫豬跳水,深潭中有好大隻的苦花和不知名的魚

11:45 GO!繼續言布蕭丸溪上溯

15:25 紮營

期間前面的找不到上切往哈卡巴里斯的路,探了一下發現是連續地形:深潭+瀑布+峽谷

(事後聽文明大哥講說原來上次那裡有掉一個原住民下來,死了)

於是我們往右(我們是上溯,所以是上溯的右手邊),找到一個不算平坦的地,迫降。

佾賢一直想要去哈卡,蕙蘭仲甫也是,可是F4中有3個人不想去,想趕快衝出山,這讓佾賢陷入了是否動用預備天的兩難

氣氛異常詭譎,而我聽到某位也跟我說他想趕快衝出南澳,原因是想家=..=

老實說我對這句話相當失望,欸,你不是有去看哈卡巴里斯嗎?原來你的感動可以三兩下就被思鄉擊敗

當下有點"看錯你了"的感覺

我認為"撤退",除非萬不得已,才可以啟動。而今天讓我不能接受的是有人想家而不去

當然,撤退的理由一是仲甫的腳傷,二是大家午餐帶不夠(這是自己的問題吧),總之我覺得很瞎。

傑安發現野生蘭花~大家生火到一半下雨,躲回帳裡聊天,三頂帳各在不同的地方。

大家的心裡,都在想些什麼呢?

 

D10

前晚紮在上流興山的尾稜,佾賢一大早就送來好吃的爆漿發糕,好讚!

看的出來佾賢已經放下了,心情煥然一新。

8:15 GO!

9:15平台小休

10:43流興山(俚與邊山)三角點

佾賢:「哈卡巴里斯,我會再回來的~~」

流興山下到流興社附近的林務局破工寮,去工寮時不小心跟到往南的去布蕭丸溪的布條

之後延著古道向北修正,又聽到小花的呼喊,花了一個多小時到林務局破工寮。

內有很多山羌大便,但還算舒適。牆上有一些不堪入目的字眼,其中有個人的綽號和大頭一樣......orz

有獵人遺留下來的布手套和一些調味料,不建議去使用它,畢竟那是他們辛苦帶上山的

422333_362989437052263_100000236289934_1355003_1162307375_n.jpg  

水源在工寮往南可以看見一"日"字形小水池,旁有一溪溝,石頭很滑,下切約80m後有一不穩定水源

晚餐又是樵夫飯~等待晚餐的過程中,我去取水,大家玩富饒之城,我也去看了一下工寮後的升旗台和莎韻之鐘基座

405812_362987803719093_100000236289934_1354991_950688192_n.jpg  

424478_362986847052522_695801130_n.jpg  

有一些尋根的人會到這裡換旗子~

D11

古道大條好走,之後硬幹上富太山稜線,很陡,超陡QQ

幾乎上到平台時是垂直的,甚至右邊還有一點外傾......

右邊有扁帶,但哲志fall了約1m,驚險,幸好拉住扁帶,唯豪示範從左邊上

難上,但有樹根抓,為90度,我翻過去的時候罵了一聲幹,因為不知道要抓哪裡

但是我還是很神奇的狗爬上來了(攀岩很重要)

對於大家不以為然的態度我認為很感冒,我可能比較小心謹慎,而學長們則認為不需要扁帶

嗯,反正大一嫩嫩的我們沒有權利要求別人開繩

1:15舊彬浪獵寮

1:27新彬浪獵寮,吃午餐,大頭的嗨啾還真多XD

最後一個在山上的晚上了,回憶這數十天,生火沒練到以外其他都有長進

晚餐大家又開始討論山下的美食,清一色、珍餚、老四川、千葉、和風燒肉、阿滷霸、豆乳雞排......越聽越餓

開了檢討會,嗯嗯,大家把話講出來很棒^^

不知道是誰說的「中興山社不會放棄每一個人」,是這句話讓我在山社才勉強有想繼續的動力

中興山社的風格跟我的爬山風格不同吧!我喜歡動不動流一點點血就開醫藥箱,我喜歡小心謹慎開繩架扁帶

我顧慮到每個人的心情想法,雖然說太過於精密複雜的思緒在弱肉強食的山上只是個屁,但是這就是我的風格! 

我不懂有些人常常清鍋,或吃好多,但是做的事卻不成正比。某人說:「吃飯這種事是要自己爭取的。」

喔。我可以做一個ROUND好幾次的清鍋人,但是我沒有,因為我知道我人緣不是很好而且在山上大家都很餓,你吃多,別人註定要少。

一次,早餐的紅茶我只分到了一口,常常吃早餐吃到很不爽,但是我知道,還有人沒吃,也有人吃很多,沒有所謂公平可言,你只能自私的活下來。

我這種人在山上可以照顧好自己不是問題,但是照顧別人我也OK,只是我自己就會很慘,因為我把我有的給別人了。

對於人性,在樵夫飯衝出括約肌的當晚我就理解了。在山中,可以學到好多、好多。

 

D12

一大早作鵬便熱心的幫大家收拾鍋具外帳,彬浪獵寮抓不住一顆想暴衝回家的心XD

大家也很有默契的趕緊整理自己的東西,迅速的打包。

7:05 GO!回家囉!全員開加速器!

8:10以溫豬、唯豪、作鵬、傑安、小花的先鋒隊停下來休息,全員小休2分鐘

沿途有路條,雖不多,但跟著路條走+抓對方向,走起來真的很快

9:00就衝到楠梓駐在所了(也太快XD),之後過溪,等一下後面的大頭嘉豪佾賢蕙蘭仲甫

作鵬等不急衝回去駐在所,都沒看到他們,之後看到他們發現是以龜速前進中~

10:25哲志溫豬我出了南澳古道登山口

延途遇到司機大哥、陽明馬偕醫學院的學生、夫妻健行客、呼神登山隊的幾人、遊客數人

跟我們加油打氣,不過自己身上的木炭味和學生的香水味混雜在一起,便覺自形慚穢

好像學生組有跟傑安說:「你一定就是隊長!」還拉著他合照,可能是看到他的山刀感覺很厲害吧XD

還有人聽到我們走12天,說我們是台灣的希望 ^^"

之後傑安、作鵬搭別人的便車回家,剩下的人在古道入口處的牌子玩富饒之城,吃快煮拉麵,手機到此尚無訊號。

2:15 文豪大哥的朋友(其實是弟弟和老爸)來接我們,一台吉普車+小發財

大家都搶著體驗坐在小發財車後面的魅力,殊不知那台吉普車是林克孝的啊......

沒坐到讓我有些殘念orz

打電話回家報平安,媽意外的冷靜,看來留守很棒XD 此時,想到昨天的此刻正在山路中,而現在已然回到文明

回家,反而是一種離開,會更想念在山中的時光

之後到他們家的農寮喝酒、聊天、唱卡拉OK(歌單好新!)、和小朋友玩(開隊嚮導在此處喝醉)

395903_303360713055066_100001434199360_867552_1266468292_n.jpg  

之後他們也帶我們去武塔的雜貨店,店家被大肆搜刮顯得有些驚恐

一直吃一直吃,在山上覺得好餓好餓,食量被養大了真是恐怖XDDD

下午約4、5點開車在我們去武塔國小,謝謝他們的款待(遺留了小孩子的鞋鞋)

下車之後開隊嚮導已經醉的不醒人事,躺在國小的草皮上睡著了

話說武塔真的很像童話故事中的場景,還有火車在附近經過(只是次數好像太頻繁了)

402665_303360893055048_100001434199360_867557_1393740512_n.jpg  

晚餐原本要煮快煮拉麵,後來懶得煮了

 又玩富饒之城,晚好久,結束後去覓食,另一家閩南人開的雜貨店,阿嬤很怕蚊子,一直叫我們要關門,不太高興

一下子10個人衝進來把他們都嚇到了吧(汗) 買了好多零嘴麵包,心滿意足的回武塔國小

去雜貨店的途中遇到一個神奇的大媽,請(?)大家喝酒,嗯,我被灌酒了。

X的!第一次喝酒就在路邊被灌酒是哪招...我當時心裡這樣想

大媽還說她的國一女兒很正,我還記得她跟我們說的連絡電話(糟)

快忘掉快忘掉!!

她看了看大頭的手臂:「喔~很多毛喔,XX很強內......」她問我們她漂不漂釀,看起來幾歲,還自爆自己被人追差一點就結婚了= =

我一點都不想知道= =    我心中只想趕快逃開這個地方QQ

然後大家冒充自己是台大、逢甲的XDDD

晚上佾賢沒打給文豪,也不知如何開口......感覺佾賢下山後精神不是很好

(開隊嚮導持續酒醉中)

就這樣,在北迴線的鐵軌聲中,我們安靜的度過了這個夜晚,沉沉睡去......

D13

歸途,終於要回家了~

心情很複雜

早起,起床準備去搭7:10的公車

一隻狗(小黃)一直狂吠,在眾人的麵包攻勢下,輕鬆馴服=W=

在等車的同時,文豪爸爸開著車來了,原以為又是一場巧遇,開心的拿了鞋子要還他

「不好意思,跟你們收一下油錢,兩千。」拿到錢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@@

有點錯愕,他是早就計畫好我們會在這裡等車的嗎......後來想想從南澳~武塔這樣子的錢也還好

之後餓得受不了跑去雜貨店買東西吃,一問之下才知道國光號已經走了,也就是我們剛剛錯過了......

於是問了往武塔火車站的路,GO!

遇到文豪又是一件奇蹟了。

坐區間車到宜蘭站,再轉噶瑪蘭到台北(仲甫坐捷運、蕙蘭家人接送,先行回家)

道完再見很順利的無縫接上11:40發車往台中的國光號~

晚上在佾賢學長家洗個澡整理一下,出發去吃和風燒肉(剛好沒開),於是轉往清一色

我加麵加到ROUND3還4吧,飽!

下山聽偉勝學長說林書豪的事,也知道藝人鬧事和兩位巨星惠妮休斯頓和鳳飛飛逝世,利菁住院......

山中果然無甲子,自己都不知道是禮拜幾了,也不知道山下發生了好多事......

吃到飽果然不適合我,因為回宿舍時不太舒服。我不喜歡花很多錢,去換一個噁心想吐的感覺

看來,我還是比較適合美味的小吃~

 

 

真的好像有緣份這個東西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柴魚 的頭像
柴魚

深刻的日子

柴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