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入攀岩已經三年半了,自認不算爬得很勤的攀岩者,但算是很有愛的。
也很高興這份岩館櫃檯的兼職能夠支撐我一部份生活開銷,很感謝有這個機會。
不過再怎麼做也無法長久,但顧岩館時還是有一些有趣的小事的!

櫃台的斜角向外望過去是一片鐵皮屋簷,還有被擋住一半的天空。有時天空灰濛濛的(PM2.5 = =),那天場內光線就會不好,讓客人爬起來提不起勁。有時湛藍的很坦誠,就會讓人想出門去哪邊晃晃。常常看著各式各樣的雲彩變化,百百款的顧客,也是一種樂趣吧。春夏時是店門口那顆野生桑葚結果之際,但沒有很甜,我想應該除了狗在施肥,也沒別人了。岩館附近算是狗群大本營,有看過TNR過的,也有皮膚病很嚴重的,甚至有些明顯就是剛被棄養。昨天中午還算燠熱,吃著排骨便當的時候,不知道是它嗅覺太厲害還是太聰明,黑狗姐立起耳朵,在岩館小門那望著我吃便當。OS:「我當然知道你在想什麼。」便不想讓楚楚可憐的它稱心如意,我還是緊守著紙盒。突然牠站了起來,我一回頭,它便立著耳朵,尾巴搖曳著,只可惜我不吃賣萌這一套。原來後面還有一隻公狗,看起是老公或領群者,也是很漂亮的米克斯。一下瞪大眼睛,一下端坐守候,幹,吃個飯壓力超大的XD

最後因為種種因素,還是沒有順牠的意,但不知為何看著牠遠去的背影,有點後悔為什麼不分牠幾口。

 

岩館的顧客以家庭和本來就有在爬的岩友為主,但有些值得一提。父母親帶小孩子來爬的,基本上第一次光顧的,心理都會有些忐忑。遇過打電話來說有開,但過來之後發現不能上攀就失望離開,不高興的抱怨都已經打電話來了,結果不行爬!!但是記得岩館上攀是需要預約的,應該是學長那邊連絡出了問題。不過帶著姪子或親戚來的最令人不好意思和抱歉,因為沒有辦法填寫直系血親才能填的安全同意書,所以蠻多組客人都剎羽而歸。不過有一組人也令我感到,這就是台灣的民粹阿......一位姨丈帶著姪子一家來爬,但是礙於不是父母,因此沒有辦法爬。他試探性地詢問:「規矩是人定的嘛,OOXX%&#...」後面講什麼我聽不太清楚了,不過我有我難為之處,岩館的規定就是如此,這是保障顧客,也是保護自己。

顧場的時候,老手人數多的場子是比較輕鬆的時候,小朋友往往就需要多加看照。看著有些小朋友爬一下子就沒有力氣了,也會替他們覺得可惜,但私心還是希望他們玩得開心,待的久一些(你可是繳了快兩天的吃飯錢來的啊!!),畢竟手部的力量和耐力沒有辦法跟大人相比。有些則是耐力相當好,爬了之後,還有餘裕一直爬,真是岩界的希望阿XD 特殊障礙的小朋友像是過動和自閉,其實在爬的時候,也讓我看見了他們的單純,會為了比弟弟爬的低而生悶氣,但又不知道怎麼排解、表現,就以吼叫來宣洩。也有小朋友爬著爬著就建立起信心來,原本害羞的感覺,在牆上就消失了,也開口比平時講了更多的話。不論如何,看著流汗、吵鬧的他們,精疲力盡的回家,我想這是顧場的人最大的安慰了。

工作紀事就打到這結束,這周末是岩館換點日,希望能夠出個溫暖大太陽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深刻的日子

柴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