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說真的有山神的存在,種種的巧合已經足夠讓人感動地膜拜。

 

山下留守表示:全台的與幾乎都下在南澳,山上隊員表示:天氣溫暖偶有毛毛雨

要出登山口時遇到12天前載我們的噶瑪蘭客運司機

無意中坐到了林克孝的車子

文豪大哥去新竹吃喜酒,臨走前以為見不到他了,後來錯過了接駁車,轉搭火車

竟然在火車出口處是我第一個見到他......

 

這次的旅程,已經不是用幸運來形容的了

 

踢出南澳古道的當下,心情平靜的讓我害怕,我認為我會很開心的

我獨自瑟縮在看板的水泥,回憶著昨日的現在,水銀和火光不斷拉扯的當下

水泡沒有惡化,地形勸阻冒險,下切沒有下雨

現在想想,不是祖靈保佑我們是什麼?一支隊,在山中12天,雖然有小遺憾,但是走完了。

數字不代表太多的浮誇,整片山域,你很難想像只有我們,文明在這裡根本默默的被青苔吞噬

駁坎訴說著曾經的偉大,但在光陰面前,只能被蹂躪

中途無訊號直到出登山口,看見了除了山羌以外的直立哺乳類動物是多麼的雀躍

在庫巴玻的大家視快煮拉麵為一種奢侈,恨不得吃個精光來填滿那永無止盡的洞,撫平身心的疲乏

接近登山口,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山下充足不虞匱乏的資源,那一包包油炸麵體便顯得微不足道

 

老實說,人性,在山上,我也只比平地了解的多一些

我一直不敢放鬆,即使我知道我快要衝出來了,我也知道一不小心你還是有可能摔入溪溝

在莫很,當我溺水後,我第一個看到的是出發前我媽和我一起去祈求的平安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柴魚 的頭像
柴魚

深刻的日子

柴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